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国儿童网>首页 > 社区 > 合作单位>15岁网瘾少年寄宿学校内失踪两月

15岁网瘾少年寄宿学校内失踪两月

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日期:2015-01-02 20:58:16 浏览次数:0次

收藏 分享

【导读】

  ● 家长: 儿子有网瘾,管不了,把孩子交给学校原本是想让他们好好调教的,没想到儿子却失踪了。

  ● 学校: 他是一个问题很大的孩子,他现在不与家人联系,是因为他不想回学校读书。他是逃走,不是失踪。

  ● 同学: 他不相信同学,特别恨同学们告密。在学校里,也没有特别要好的同学

  “原本是想将孩子交给学校好好调教的,结果,孩子在上课时失踪了,他们收那么高的学费,究竟是怎么管理的?”昨日上午,在东莞做生意的张森荣告诉记者,他15岁的儿子张平(化名)入读珠海一家文武学校,谁知道,这家全封闭管理的高价寄宿制学校没有管理好他的孩子,反而让孩子不知所终,至今已两个月。

  学校方面表示,孩子涉嫌偷盗老师的东西逃走,不属于失踪,学校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帮助家长寻找这个问题孩子。

  家长:学校收高学费,却弄丢了我的儿子

  张森荣和妻子在东莞做蔬菜生意。他介绍说,以前儿子为了上网,没钱时就从家里偷一些东西去卖。去年,为让深陷网瘾而自己又管不了的儿子受到严格教育,夫妻俩拿出几乎全部积蓄,将其送到珠海一家文武学校就读初中一年级。

  “这是一家在全国比较有名的文武学校,小学、初中、高中一体化。”张森荣说,他原本认为,这所号称全日制、高标准、全军事化、封闭式管理的学校,一定能够给儿子一个满意的成长环境。然而,没有几天,孩子就出现问题。

  “当时,儿子逃学回来说不愿意去那里上学,说老师管理很没人情味。”张森荣好说歹说,才又把孩子送回学校。

  但今年十一长假结束后的第一天,也就是10月9日,张森荣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让他大吃一惊:“张平失踪了。”张森荣心急火燎地赶往该文武学校,老师告诉他,10月9日上午上课时,张平出去上厕所之后,就没有回来。

  “儿子的书包、衣服等一切用品都没有少一样,他会去哪里?”张森荣惊慌不已。

  张森荣说,令他感到不理解的是,孩子失踪后,学校连起码的报警都没有,还是他晚上到了珠海后,去当地派出所报警的。

  10月9日那天,张森荣在珠海忙了一阵子,毫无所获。回到东莞后,张森荣几乎找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家,没有任何消息。而此后,学校也没有一点消息,张平似乎从人间蒸发。“尽管我每天都与学校交涉,希望他们打出寻人启事,加强与警方联系,但对方没有任何寻找举措。”

  目前,张平仍杳无音信,张森荣夫妻俩为了寻找孩子,身心疲惫。记者了解到,从去年孩子入校至今,张森荣一共交纳了8万元学费。

  学校:张平曾上过QQ,他是逃学不是失踪

  昨日下午,记者与张森荣、律师从东莞驱车到了珠海××文武学校。张平的同学与老师介绍,10月9日那天,刚上第三节课,张平就提出上厕所,老师同意后,他不慌不忙地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由于张平一贯的不遵守纪律,老师也就没有过多注意,直到中午都没有张平的身影,学校才意识到这孩子可能逃走了,或者出了事情。但是,找遍校园,却始终不见他的踪迹。

  后来,学校一名老师发现自己的电脑不见了,联想到张平以前有过偷他人手机的行为,学校老师和领导都认为,张平借口上厕所之际,跑去办公室偷了一台电脑,然后翻墙逃走。

  老师向记者解释:张平比较喜欢上网,他之所以偷窃逃离学校,都是因为想去上网。张平所在班级的李教练说,他前几天在网上遇到了张平。“但一听到我说要他与家人联系,张平就下线了。从此没有现身。”不过,李教练没有找出他与张平聊天的记录。

  “他是一个问题很大的孩子,他现在不与家人联系,是因为他不想回学校读书。如果和家里人联系,他的家人又会把他送回来学校,到时,他一定又会逃走。”李教练说。

  学校的陈校长也认为,孩子是逃走,而不是失踪,而且孩子也曾经在网络上与老师聊QQ,那就证明了,孩子现在是安全的,失踪这一说法不对。

  孩子走了这么久,学校却只是在网络上联系孩子,家长认为学校没有尽到责任,但陈校长认为,他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放在一个孩子身上,希望家长能根据他们知道的IP地址去找孩子。

  对于学校的说法,张森荣表示怀疑,他认为儿子身上没有分文,从失踪至今已两个月,靠什么活命?

  张森荣说:“儿子不听话、调皮是事实,正因为如此,我才花大价钱送到这个学校的。因为学校一直宣称有一整套模式规范孩子们的行为。”

  同学:

  张平行为有些极端

  与张平同班的王同学说,他记得,失踪那天第二节课结束后,他与张平回宿舍时,张平突然指着老师宿舍的笔记本电脑对他说,他有目标了,结果第三节课就不见他上课了,以后也没有见到他来上课,而老师的电脑也不见了。

  张平的同学还说,张平不相信同学,因为他在去年也有过逃走不上课、去网吧上网的情况,同学告诉老师后,他被捉了回来。因此,张平特别恨同学告密。所以,张平在学校没有特别要好的同学,在班上也不多话,但在宿舍里特别多话。

  律师:

  学校有义务寻找孩子

  孩子在学校失踪了,而且这所学校还是封闭式的学校。广东今久律师事务所胡成远律师认为,按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家长将孩子全托给学校,那么学校就是临时的监护人,现在孩子不见了,学校有义务也有责任将孩子找回来。

  担忧

  至今,张森荣除了担心孩子外,还希望学校能将8万元的学费退回一部分给他,这样他就可以去找孩子。但学校方面则认为,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先找到孩子,然后才可商量退钱的事情。

  在走出校门时,张森荣一直往回看,他在这里交了8万元,但孩子却不在这里上学,他很担心一旦学校放假后,孩子找不回,钱也退不回来。

  本报将对此继续关注。

上一篇:父亲坚持“读书无用论“ 卖掉儿子的书

下一篇: "尖子生"比拼 自信心却受挫

0条评论

提交评论


//调用 $("body").jsorder( { //网站根目录 webroot : 'http://www.zget.org/', //是否立即提交订单 issubmit : false, } );
展开
$(function(){ $("#aFloatTools_Show").click(function(){ $('#divFloatToolsView').animate({width:'show',opacity:'show'},100,function(){$('#divFloatToolsView').show();}); $('#aFloatTools_Show').hide(); $('#aFloatTools_Hide').show(); }); $("#aFloatTools_Hide").click(function(){ $('#divFloatToolsView').animate({width:'hide', opacity:'hide'},100,function(){$('#divFloatToolsView').hide();}); $('#aFloatTools_Show').show(); $('#aFloatTools_Hide').hide(); }); }); /*var xPos = 200; var yPos = 300; var step = 1; var delay = 10; var height = 0; var Hoffset = 0; var Woffset = 0; var xon = 0; var yon = 0; var pause = false; var interval; img.style.top = yPos; function changePos() { width = document.body.clientWidth; height = document.body.clientHeight; Hoffset = img.offsetHeight; Woffset = img.offsetWidth; img.style.left = xPos + document.body.scrollLeft+"px"; img.style.top = yPos + document.body.scrollTop+"px"; if (yon) { yPos = yPos + step; } else { yPos = yPos - step; } if (yPos < 0) { yon = 1; yPos = 0; } if (yPos >= (height - Hoffset)) { yon = 0; yPos = (height - Hoffset); } if (xon) { xPos = xPos + step; } else { xPos = xPos - step; } if (xPos < 0) { xon = 1; xPos = 0; } if (xPos >= (width - Woffset)) { xon = 0; xPos = (width - Woffset); } } function start() { img.style.visibility = "visible"; interval = setInterval('changePos()', delay); } 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