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国儿童网>首页 > 教育文库 > 校外教育>关于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管理运行的思考

关于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管理运行的思考

来源:本站 发布日期:2015-08-07 09:04:46 浏览次数:0次

收藏 分享

【导读】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教育已不能满足新时期青少年的发展需要,校外教育的作用被逐渐凸显出来。校外教育存在许多缺点,没有自成体系。怎样完善校外教育是专家学者一直研究的话题,由此论述部分个人观点。

校外教育是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代以来,为大力发展我校外教育事业、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党和国家设立国家彩票公益金专项用于支持青少年活动场所建设和维护,全面启动中西部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建设,从体系化、规模化、专业化方向引领全国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以笔者所在云南省为例,全省建成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122所,基本实现全省公益性校外教育机构的全覆盖,成为了校外教育的生力军。特别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的西部地区来说,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在丰富素质教育实施载体、推进教育公平、实现教育均衡化发展等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一、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面临的问题

以云南省为例,从2013年开始,在基本完成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建设的基础上,云南省校外联办制定出台了相关的标准和办法,对全省122个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开展了全面的评估,结果显示,云南省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在经历了初期的蓬勃发展后,无论是阵地建设还是系统运行都出现了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基础条件得不到及时更新。由于地方配套经费不足,规划单一,随着时间的推移导致活动场所缺乏、设施设备数量少、品种不足,难以满足新时期青少年活动的需要。少数县区甚至出现场地被挤占、编制被挪用、上级经费被拉用等情况。

(二)教育内容狭窄,方法陈旧。偏重于特长培训,校外教育活动因缺少活动特色,变成了学校课堂教学的翻版,难以体现活动的普遍化、均等化,“活动育人”的功能未能得到充分的发挥。

(三)师资不足,使用效率不高。受体制限制,教师编制不足,素质良莠不齐,加之缺乏必要的培训交流,开展业务单一,造成的资源浪费现象较为突出。

(四)认识不清,定位不明。由于对校外教育职责功能认识不足,对学校教育与校外教育的教育取向、教育要求、教育需求和教育方式的认知不清晰,导致一些青少年校外活动中心对校外教育定位认识不清,价值追求存在偏差,忽略了校外教育应有的公益性,在招生、办班、收费等方面存在诸多乱象。

二、县级青少年校外活动中心管理运行策略探讨

经过十多年的探索实践,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单一到多层,已成为了我国青少年校外教育工作的基础、基石和主力军,在广大地区青少年校外教育工作中承担和发挥着先导性、基础性、引领性的作用,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教育综合改革的不断深化,进一步加强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的科学和规范化管理,促进其专业化建设,明确和凸显其职责和功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主要从以下几方面探讨怎样改革校外活动中心运行策略:

(一)坚持突出公益性作用,进一步明确功能定位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康丽颖认为:当前我国校外教育发展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对校外教育的存在价值认识不清,对其在青少年成长中的独特教育功能理解有误,对校外教育活动的组织和设计的经验不足。而这也是造成校外教育无法走出学校教育制约的重要原因,明确校外教育定位迫在眉睫。进入新世纪以来,伴随着县级青少年校外活动中心的蓬勃发展,党中央、国务院分别于2000年、2004年、2006年相继颁布《关于加强青少年学生活动场所建设和管理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和管理工作的意见》三个重要文件。通过对这三个政策文本的解读,可以发现党和国家对校外教育发展作出了政策上的引导,从2000年强调“社会育人环境建设” ,到2004年强调“思想道德建设”,再至2006年强调“公益性作用”,将校外教育界定为“青少年全面发展的实践课堂”。

由此可见,服务未成年人成长是县级活动中心诞生之日起就肩负的使命,将公益性的发挥放在首位,是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必须遵循的基本宗旨。为此,必须牢牢把握住“公益”和“活动”这两个核心,按照县级活动中心“该做什么”和“能做什么”结合的思路,以广大青少年学生为中心,充分发挥校外教育育人的独特性,发挥好学校所不具备的特色优势,积极面向社会,尊重人发展的多样性和差异性;摆脱学科知识的束缚,让青少年学生在综合实践活动中学会学习;融多种学习内容于活动之中,让学生完整地了解社会,品味生活,理解人生;集多种学习方式于一体,让学生在参与和体验中成长。

(二)坚持“四个独立”,确保中心功能有效发挥

学校教育并不是教育的全部。教育发展的实践已经证明,校外教育的存在必不可少。县级青少年学生活动中心绝不是学校教育的附庸,一旦建成,决不能成为可有可无的机构。不但要“建好”,更要“用好”。以笔者所在单位为例,由于实实在在把“场所独立、法人独立、编制独立、经费独立”的要求贯彻落实到了实处,在确保中心用地、建筑设施及设备全部用于校外教育的同时,根据中心发展规划,协同编制和人事部门进行了详实的调研,编制了具有针对性的岗位设置计划,在全县教育系统内通过严格的选拔,组建了高素质的管理团队,为校外教育的专业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短时间内其发展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三)坚持管理创新,构建科学规范运行机制

1.建构优化管理体系。校外教育活动场所作为社会公益事业,其教育文化功能的有效发挥有赖于各级教育文化政策的支持。在此基础上,作为教育主管部门管理的一级机构,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必须打破传统的学校管理模式,建构全新的现代管理体系。其一,要力促当地党委政府建立校外教育联席会议制度,在组织和可持续发展上保障了工作的全面开展和顺利推进;其二,要科学制定完善培训、教学、活动、行政、后勤、安全等管理制度;其三,围绕“常规管理”“前期策划”“过程执行”“效果体现”“经费使用”五个方面构建具体的业务评价方案,以业务工作内容、程序和方法为操作准则,形成“点面结合、部室负责、全程管理、分权负责、责任到人”的管理模式与运行机制,打造中心业务强、素质高、具有创新意识和能力、高度凝聚力的管理团队。

2.打造高素质校外辅导员队伍。选拔和培养热爱校外教育事业、专业特长优秀、组织策划能力强的教师,是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开展工作的基础;局限于体制的限制,也成为了运行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难点。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应该打破传统的用人桎梏,按照“专业、权威、稳定、高效”的原则,统筹运用事业的责任感、单位的归宿感和合理必要的薪酬待遇,专职和兼职结合、长期和短期结合、活动和培训结合,构建了一支相对稳定的校外辅导员队伍。在选拔的标准和范围上,关键是把控好师德和业务技能,可以是来自学校一线的教师,也可以是社会各行各业的专门人才。笔者所供职的单位共有30余名校外辅导员,有学校在职教师,工厂工人、公检法部门职员,社会文艺体育爱好者,甚至有种植技能高超的农民,他们的参与和付出极大地丰富了校外教育的内容,也让校外教育“青少年全面发展的实践课堂”这一特质得到了实至名归的落实。

3.推进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蓬勃开展。青少年校外活动中心是以具体的教育活动项目为载体实施教育服务的,从形式上主要可以分为学生校外社团活动、兴趣小组活动、学科培训活动、体验式学习活动四个类别,从内容上可以涵盖思想品德、科学技术、文艺体育、劳动技能锻炼等方面。青少年校外活动中心应该面向和服务于广大青少年儿童,校外教育活动的公益性、时代性、兴趣性和社会性,以“青少年学生喜不喜欢、拥不拥护”为标准,不断探索校外活动的新模式,在树品牌、创特色上下功夫,通过主题鲜明、内容丰富、形式灵活的活动,彰显在深化教育内涵发展,推进素质教育和服务学生全面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四)坚持共建联动,整合资源创设社会教育大平台

校外教育属于社会教育。这一属性规定了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组织开展的各类活动必须面向社会,以社会为大课堂、大舞台,以丰富、生动、鲜活的社会生活做教材,组织和带领广大青少年在社会实践中体验、参与、成长。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在自身资源建设上并不占优势,必须吸纳社会上各种资源为我所用,整合起丰富的社会资源做支撑的社会化教育大平台。笔者所供职的通海县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在整合资源、共建联动方面做出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1.整合党群部门资源。从归属和功能的视角来看,社会很多机构和部门均承载着青少年儿童的教育任务,分析不同的机构和部门在青少年成长中扮演的角色,研究其教育管理模式、教育活动方式、教育功能实现方式呈现出的特点应该成为校外教育体制创新的重要选择。除教育部门之外,青少年儿童也是宣传、文化、体育、科技、共青团、妇联、关工委等部门和群团组织的工作对象,除此之外,公安、司法、环保、防震减灾、安全等部门也承担着青少年学生的教育任务,最大程度把这些部门和组织的资源和力量整合起来是县级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工作的有效途径。按照“部门投资、中心管理,学生使用”的思路,通海县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由公安部门投资40余万元建成了一流的禁毒教育基地,与消防部门共建了消防知识宣传教育基地,与妇联共建了“蒲公英儿童之家”,与防震减灾部门共建了防震减灾知识普及教育基地,不但打造了优越的硬件环境,并依托于基地,策划开展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活动。

2.整合专业机构资源。跳出行业地域限制,寻求整合社会扶持也是县级校外活动中心摆脱师资匮乏、专业化程度不够的捷径,专业机构和行业协会就是最好的选择。例如,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与当地棋类协会、诗书画协会、足球协会、乒乓球协会等专业机构合作,主动争取和吸引可以利用的资源,整合为中心的管理力量、教育内容、教育师资、教育形式、教育手段和资金渠道,充分拓展中心教育文化服务和示范指导辐射功能,打造了深受青少年儿童喜爱的棋类和乒乓球大赛,书法美术作品展等常态化的展示平台,与省体育协会合作组织参加全省体育舞蹈竞标赛和体育科技模型大赛,开拓了县区青少年儿童的眼界,展示了新时期校外教育的时代性,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3.校内外合作互补。新的时期,时代特征越来越清晰,信息化、法治化,开放性、流动性、人文性等对人的发展要求更加丰富多彩,学校教育也在因时而动。然而,由于学校教育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运行周期,难以“随时”供给与社会共同成长的孩子们所需要的养分。在这样的背景下,校外教育的优势就显现了出来,就有了用武之地。

2006 年,《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和管理工作的意见》将校内外衔接的制度化建设首次被列入日程。在实践中,通海县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在全县各中小学构建了校外辅导员队伍,采取共建校外社团、教师定期服务、联办校园文化活动等举措促使校外教育网络不断扩大,校外育人功能得到了有效发挥。

参考文献:

[1]罗娟,康丽颖.中国校外教育政策三十年变迁.首都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9,(6).

[2]康丽颖.校内外合作互补:我国校外教育发展的现实需要.中国德育,2012,(2).

[3]陈一军,李艳.谈校外群文活动资源整合机制的构建——来自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的实践和思考.黄建明.校外活动与实践创新.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10.

[4]郜云雁,刘继源.校外教育是青少年全面发展的实践课堂——访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康丽颖.中国教育新闻网,2014,8.

[5]郜云雁,刘继源.加强校外教育工作 促进青少年全面健康成长——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就“蒲公英行动计划”答记者问.中国教育新闻网,2014,7.

[6]许颖元.围绕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加强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管理工作——在2014年云南省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管理培训班上的讲话.


上一篇:浅议如何让幼儿快乐成长

下一篇: 浅谈边境地区中俄文化教育的差异

0条评论

提交评论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