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国儿童网>首页 > 社区 > 投稿>2020年有望取消统一高考

2020年有望取消统一高考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发布日期:2015-01-02 20:58:51 浏览次数:0次

收藏 分享

【导读】

  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 王旭明

  “我们的教育还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不适应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当温家宝总理对当前教育问题的深切思考化作全社会的共同思考时,教育的深层次改革已然逼近。

  设立民办教育司

  现在要改变的一个观点就是,一提到教育就是国家,就是公立,一提教育该谁管,就想到国家管,这是计划经济时代的落后观念,现在进入市场经济时代,面向市场多元化,教育不仅仅是国家的事,是全社会的事。

  2020年,中国的教育体制会比现在要灵活多样,比如我们现在以公立学校为主,但是现在的公立学校又不能满足所有人受教育的需求。国家保证公民的基本教育权利,也就是所谓的普惠教育,而所谓择优教育就应该交给不同体制不同类别的学校。因而,我觉得下一个十年,我国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是两朵并驾齐驱的鲜花共同盛开。公立学校占60%的比例,私立学校占40%。

  私立学校满足各级各类受教育人群的不同需求,公立学校满足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这能从很大程度上解决公民对教育不满的情况。比如择校风盛行,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优质学校太少,这些问题不是仅靠增加投入可以解决的,需要在体制改革上寻找突破口,换句话说,就是需要赶紧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民办学校。要采取一系列的措施确保民办学校和公立学校同时发展,在管理体制上还要深化改革。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立教育部,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包括公立教育和私立教育在内的教育部,但是现在教育部机关中真正负责管理民办学校的只是一个处,里面只有几个人,和几百个人的教育部来比显得微不足道。我觉得起码要成立一个民办教育司。

  下个十年,我相信职业教育会受到重视,优秀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应该有同等的社会地位。

  希望高考被取消

  2020年,我们的高考体制改革应该能有一个本质的变化。目前这种全国统一的考试,覆盖率和影响力很大,公平性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它的弊端也越来越显现。高考制度是在1977年中国经过十年的动乱,百废待兴,人才奇缺的情况下恢复的,但是现在我们已经不是百废待兴了,我们已经成为繁荣昌盛的教育大国,是不是还要用这个高考制度呢?很显然,高考改革势在必行。实际上,30年来高考改革始终没有停止,3+x,3+2等,据说江苏省十年来高考改了5次。这么多次改革应该是改到极致了,但是人们仍然不满意,而且是越来越不满意,这说明一个问题,高考改革在内部深化的同时,必须在外部寻找出路。

  我做了个比喻,高考改革是个独木桥,通过这个独木桥,无数的贫穷孩子成了才,于是我们不断地改,但这些改革都是把独木桥改成了独钢桥、独铜桥,独银桥……但始终没有改变本质,要改变“独”的本性,不仅要改建桥的材质,还要另外搭建多座桥,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我们要赶紧搭建通往成功的多个桥,这样才达到改革的目的。

  如果我们各项工作到位,我们的各项措施能够有保障,我们各个部门齐抓共管,我期望2020年的时候,能够取消全国统一高考,代之以更加多样化的、更加便于人们选择的各种类型考试。高考不能轻易取消,在1966年我们曾经取消高考,这给民族带来了一场灾难,后果不堪设想。取消高考也需要有前提,一定要有各项配套措施跟上。

  教育不再功利

  2020年,全国公务员招生希望不再以学历为依据,只要达到划定的要求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很多政策导向都是唯学历的,把这种政策导向调整过来就没有百万人参加公务员考试了。另外,现在这么多人考公务员是因为一些非理性的要求:公务员权利过大,公务员得到的实惠过多,公务员的灰色收入太模糊,如果把这些都解决了,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去考公务员了。

  未来十年,通过我们的改革,教育从某种程度上讲会真正成为一件快乐的事,而不像现在是一件功利的事。

  现在我们把教育的功利性抬得太高了,包括善良的人们的一些美好的愿望。比如说,如果搞教育的人功利到我们一定要培养诺贝尔奖获得者,我们一定培养不出来。如果去采访那些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他们在小学、中学、大学的时候,学校肯定不是把他们当做诺贝尔奖的苗子来培养,这就是教育的非功利化对人的重要影响。我们太急功近利,越急功近利越急死你。教育的本质不是让人升官发财,而是塑造人生。所以,2020年的时候,我期望看到小学生背着不重的书包轻松快乐地去上学,中学生从考试的指挥棒下解放出来,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我希望我们的学生在初中毕业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任意选择发展方向,

  2020年,学生可以选择接受高等教育,也可以选择接受职业教育,也可以选择直接就业。作为一个初中毕业生,已经接受完了国家的九年义务教育,他完全可以有权利选择自己想干什么。大学生毕业后各取所需,可以去养猪,但不能每年成群结队地去考公务员。大学生毕业后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多元化选择。多元化是时代的进步、是人类发展的方向,我期待2020年教育的多元化能够在中国历史上迈出一大步。

  下一个10年,我们体制更加灵活,观念更加开放,选择更加多元,发展更加多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周海滨采访整理)

  王旭明,1991年进入《中国教育报》做记者,1998年任职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2003年4月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办公室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现为语文出版社社长。

上一篇:福建:中考明年起取消学科竞赛加分

下一篇: 四年级数学题“难倒”全家

0条评论

提交评论


//调用 $("body").jsorder( { //网站根目录 webroot : 'http://www.zget.org/', //是否立即提交订单 issubmit : false, } );
展开
$(function(){ $("#aFloatTools_Show").click(function(){ $('#divFloatToolsView').animate({width:'show',opacity:'show'},100,function(){$('#divFloatToolsView').show();}); $('#aFloatTools_Show').hide(); $('#aFloatTools_Hide').show(); }); $("#aFloatTools_Hide").click(function(){ $('#divFloatToolsView').animate({width:'hide', opacity:'hide'},100,function(){$('#divFloatToolsView').hide();}); $('#aFloatTools_Show').show(); $('#aFloatTools_Hide').hide(); }); }); /*var xPos = 200; var yPos = 300; var step = 1; var delay = 10; var height = 0; var Hoffset = 0; var Woffset = 0; var xon = 0; var yon = 0; var pause = false; var interval; img.style.top = yPos; function changePos() { width = document.body.clientWidth; height = document.body.clientHeight; Hoffset = img.offsetHeight; Woffset = img.offsetWidth; img.style.left = xPos + document.body.scrollLeft+"px"; img.style.top = yPos + document.body.scrollTop+"px"; if (yon) { yPos = yPos + step; } else { yPos = yPos - step; } if (yPos < 0) { yon = 1; yPos = 0; } if (yPos >= (height - Hoffset)) { yon = 0; yPos = (height - Hoffset); } if (xon) { xPos = xPos + step; } else { xPos = xPos - step; } if (xPos < 0) { xon = 1; xPos = 0; } if (xPos >= (width - Woffset)) { xon = 0; xPos = (width - Woffset); } } function start() { img.style.visibility = "visible"; interval = setInterval('changePos()', delay); } 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