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国儿童网>首页 > 在线商城 > 明星父母>隧道里的风景——母亲教我的歌

隧道里的风景——母亲教我的歌

来源:本站 发布日期:2017-09-18 08:20:37 浏览次数:0次

收藏 分享

【导读】尿布里的大学生很小很小的时候,也许是在我真正懂事前,我就有了一个“要上大学”的梦想。我记得母亲总是用一种非常自豪和喜悦的口吻说道:“我家小平,将来是要上大学的……”写下这几个字,我脑子里立即显现这么一个场景:年轻美丽的母亲,一边在家里忙前忙后,一边喜气洋洋、十分自豪说着这句话。好像那个还裹着尿布的我,已经接到了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母亲具有一种非常乐观明亮的性格。我很少记得母亲在我小时候对我有过什么...

尿布里的大学生

很小很小的时候,也许是在我真正懂事前,我就有了一个“要上大学”的梦想。我记得母亲总是用一种非常自豪和喜悦的口吻说道:“我家小平,将来是要上大学的……”写下这几个字,我脑子里立即显现这么一个场景:年轻美丽的母亲,一边在家里忙前忙后,一边喜气洋洋、十分自豪说着这句话。好像那个还裹着尿布的我,已经接到了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

母亲具有一种非常乐观明亮的性格。我很少记得母亲在我小时候对我有过什么责备和训斥,看见她动怒,更是非常罕见的事。母亲对儿子的种种期待和要求,我基本上是从她对我的各种鼓励夸奖、以及在向左邻右舍、同事朋友们赞美夸耀我的语音中分解出来的信息。有时候我甚至会想:是不是因为我从小就很优秀,所以有关母亲教子的回忆都是美好的印象。但这个想法一闪现,我往往就会满脸通红。因为我立即意识到,以我少年时代的操行,换了另外一个性格刚烈的母亲,其实也可能被暴打和禁闭无数次。

“我家小平,将来是要上大学的”。这句母亲常常摆在嘴边自言自语的话,简直成为一种神的启示,是我一生求学求知、追求真理的原动力,至今还在激励我继续努力,寻求生命更高的价值。在她老人家润物无声、春风化雨的教育方式下,我幼小的心灵,就深深地植入了她给我的人生路标。

前两年,我自己的大儿子进入大学入学申请的紧张时刻。有一次,他的考试成绩不太理想,我流露了一点失望,儿子为了转嫁危机,愤怒地对我控诉道:“你从小就要我上哈佛哈佛,你知道你给我多少压力吗!”面对儿子的指控,我想起了他的祖母、即我的母亲对我的教育方式。在上大学、以及在人生奋斗的各种相关问题上,母亲确实从来没有给我什么硬性指标和压力。在我人生各阶段,面对各种挑战和选择时,她只是让我感到了她的心愿和期待,从而也就让我知道了我应该如何让母亲高兴和幸福,也就知道了我的奋斗方向(上大学嘛、找工作嘛、挣钱养家嘛!)……于是,面对因为考试暂时失利而恼羞成怒的大儿子,我不禁对自己自责起来:母亲没有上过大学,没有学过心理学,至今也没有去过美国,但她却知道,真正有效的励志教育,就是鼓励和赞美,暗示和诱导,而不是那种硬梆梆的要求和胁迫。 

隧道里的风景

2007年8月的一天,母亲过生日。我的姐妹们带着父母从老家江苏泰兴来到上海,为她老人家祝寿。那天晚上,我开着一辆别克面包车,带着父母和一大家人,去浦东某个餐厅吃饭。

那天是周五晚上堵车高峰时刻,天下大雨,平时二十分钟的路,我开了一个小时才到了饭店附近,却又在一个拐弯路口,不知怎么就迷失了方向,把车开到了通往外滩的延安路隧道里。隧道堵成了一条长长的停车走廊,我心里凉透了:要想过了隧道再返回浦东,恐怕今天大家只能吃夜宵给母亲祝寿了!汽车里一片沉默。大家都知道,今晚这个宝贵的聚会被我的驾车技术毁于一夕!我懊恼不堪,无比沮丧,各种自责的念头纷纷冒了出来。

此时此刻,车里忽然响起一路没有说话的母亲那一如既往平和慈祥的声音。母亲说:“这样也好,走走隧道,等于是观光一次”。

     当你读到这句话,千万不要以为我母亲是在搞笑讽刺我。母亲还没有这么深刻的幽默感。她老人家其实是在宽慰我,让迷路的儿子不要因为一次方向性错误,再陷入一次情绪性迷乱中。她只是要在这看不见尽头的隧道里送给我一番勉励,让我安心开车,及早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在隧道中寻找风景、在逆境中寻找出路、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在绝望中寻找希望”——母亲对儿子言传身教的人生哲学,简直和儿子所服务的新东方那句著名校训如出一辙啊!这就是我的母亲,她总是那样无端乐观、盲目积极、永远光明、永远看见事物好的一面。这个精神财富,成为我自己最宝贵的性格特征之一,甚至是我认为最值钱的人生财富。

母亲教我的歌

母亲是所有儿子的巨著,母亲是所有女儿的史诗,母亲是所有人最最崇高的女神。关于母亲的故事,我们一辈子都讲不完。

还是那年夏天在上海给母亲祝寿的那几天,我带父母出去吃饭,到了一家西餐厅。妈妈问我一些西餐礼仪,我就手把手告诉她如何使用刀叉,如何切割牛肉。母亲饶有兴致地模仿着、练习着,但她老迈的双手,那双曾经喂过我稀饭、洗过我尿布、买过我零头布、挣钱养活过我们全家的双手,已经微微颤颤,布满岁月的沧桑。

我拿过母亲的盘子,替她把牛排一块块切好,然后,看着母亲用颤抖的手,开心地把我为她切开的牛排送进嘴里品尝,心里忽然涌上一阵感动——小时候,妈妈不就是这样喂我吃饭、教我table manner(餐桌礼仪)吗?时光流逝,母亲如今进入夕阳余晖的晚年,而我,正是日照正午的壮年人生。能够为年迈的母亲奉献一份儿子的孝敬和关怀,让她为儿子的孝心感到幸福自豪,这真是人生最大的满足啊!

想到这里,我对生活充满了无限感激,对神明充溢着无限感恩,而面对给与我生命与灵魂的母亲,涌动着至高无上的大爱。

一首歌,德沃夏克《母亲教我的歌》,在我耳边响起,我的眼泪也流了出来……

当我幼年的时候

母亲教我歌唱

在她慈爱的眼里

隐约闪着泪光

 

如今我教我的孩子们

唱这首动人的歌曲

我那辛酸的眼泪

滴滴流在我这憔悴的脸上……


上一篇:潘明继:仁心仁术传家风

下一篇: 传奇母亲王淑贞的十五字教子经

0条评论

提交评论


展开